欢乐升级的积分还是0:專欄丨日子越好,抑郁癥越多

腾讯欢乐升级炒地皮 www.qounf.com 稿源:南方人物周刊 | 作者: 曾旻 日期: 2019-10-10

在未來,我們可能會看到,伴隨著日子過得“越來越好”,也會出現越來越多的抑郁癥

文 曾旻? 編輯 楊靜茹? [email protected]

?

2019年9月29日,參考消息網報道,世界衛生組織在最新報告中指出,心理問題在全世界導致了12%的疾病,其中,46%的疾病都與抑郁癥直接相關。這是現狀,而世衛組織的專家們認為,如果保持現有的趨勢,到2030年,抑郁癥會成為致殘的第一大誘因。

預測全球的某種趨勢,遠不能通過單一的視角去看。而以史為鑒,我們或許可以從中國人這些年抑郁癥的發展趨勢中,看到某些跡象。

在20世紀80年代前,中國幾乎沒有“抑郁癥”患者,那個年代精神科接待的患者中,30%以上會診斷為“神經衰弱”,真正診斷為“抑郁癥”的人不到1%。這背后的原因非常復雜,絕不簡單是抑郁癥患者真實數量的反映。

社會對于抑郁癥的道德污名化,診療方法重經驗、輕循證的模式,特定經濟發展階段,人們對于身體癥狀的關注超過內在感受等等,都可能是這一現象的有力影響者。

不可忽視的是,社會文化對疾病的影響。在人類社會中,永遠是大多數人定義疾病。人們首先有了關于“健康”的定義,規定了什么是正常,然后把偏離正常范圍的情況,稱作疾病。抑郁癥(包括大多數精神障礙)也是如此,只是它的指標是人的外在行為和內在感受,很難有明確的生理指標。而社會文化,很大程度上定義了何為“行為偏?!?。于是,同樣的行為,在不同的醫院、醫生、專家手下,有相對統一的診斷,就變得非常重要。這就涉及到了診斷標準的問題。

在1980年,美國頒布了DSM-III,這是美國第一個醫療模式的精神障礙診斷手冊。而中國真正發展起自己的診斷手冊,是在1989年,中華神經精神科學會精神科常委擴大會議在西安召開,通過了CCMD-2——現在看來,這版診斷手冊依然相當“簡陋”,直到2000年前后,才逐漸完善并發布了CCMD-3。

這是中國的相關學者、專家、臨床工作人員對于體系化、規范化的精神疾病診療體系的建設過程。這個過程中,功不可沒的,是基礎研究的發展和藥物的研發。神經生物學的發展,讓臨床醫師可以用“五羥色胺”與“多巴胺”分泌失調,作為一種簡化的病理解釋,向缺乏信任感的就診者進行科普教育,人們對精神醫生的信任感增強了。于是,從基礎研發到臨床應用,最后觸達每個普通人的科普教育,形成了閉環。

21世紀以來,抑郁癥的診斷比率開始大幅上升。但是,作為一種疾病,在流行病學調查中,21世紀初的抑郁癥患者絕對數量依然很少。因為,臨床醫師對患者進行的科普教育,很大程度上依然是守株待兔式的科普。

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間,抑郁癥患者數量呈現爆發式增長,越來越多的人發現自己有抑郁癥。大眾媒體擔負起了科普的任務,一改過去守株待兔式的科普,讓人們逐漸意識到了這個早已存在的問題。

通過歷史我們看到,抑郁癥并不是增長了,而是被發現了,或者說得更確切一些,它被越來越準確地定義了。這個趨勢仍在繼續。未來,抑郁癥患者的“增量空間”,潛藏在那些沒有被發現的地方。

世界衛生組織的一項調查指出,約80%的常見精神障礙發生在中低收入國家。在我國,相關調查也發現了相似的趨勢,弱勢群體,如留守兒童、獨居老人等,是抑郁癥的重災區,而他們可能連生活困頓與心理疾病的區別也分不清。他們解決抑郁癥的方式簡單粗暴:不解決。

在西方發達國家,由于他們有完善的醫保體系,過度醫療現象非常顯著,在美國,有13%的人在使用抗抑郁藥物,這個數量遠超過抑郁癥診斷人數。人們甚至把服用藥物當作一種潮流,就像健身和冥想一樣,象征著中產階級追求的格調生活。

在未來,我們可能會看到,隨著物質豐裕,由于飲食過量、過于油膩,會出現越來越多的心血管疾??;伴隨著日子過得“越來越好”,也會出現越來越多的抑郁癥。

網友評論

用戶名:
你的評論:

   
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4期 總第612期
出版時間:2019年11月07日
 
?2004-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
粵ICP備10217043號
地址: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
聯系: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