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乐升级抄底怎么认输:在路上丨今夜我在德令哈

腾讯欢乐升级炒地皮 www.qounf.com 稿源:南方人物周刊 | 作者: 姜曉明 日期: 2019-11-07

海子詩歌陳列館仍燈火斑斕,德令哈的夜晚依舊

圖、文? 姜曉明 編輯 楊靜茹? ?[email protected]

頭圖:夜晚的巴音

?

傍晚時分,德令哈的天仍亮著,空氣清冷通透。

我沿著柴達木東路朝巴音河方向走去,空曠的街道上行人寥寥,偶爾有幾個孩子嬉鬧。軌道交通還在建設,銹色的鐵軌連接著一個個無人的站臺。

巴音河自北向南穿過這座城市,粉綠色的河水裹著云影奔流不息。

海子詩歌陳列館就在河西岸的白楊林中,這是一座中式仿古建筑。三年前我曾來過這里,卻趕上當日閉館。

展廳幽靜,兩名游客在默默地觀展,展柜里陳列著不同版本的海子詩集,墻上貼著不同時期海子的詩歌。海子的肖像被投影儀打在隔壁茶館的青磚墻上,仿佛他的靈魂躲在一輪月影中,迷幻而怪異。

館外的樹林里矗立著一座座形狀各異的石碑,上面刻著海子的二十多首詩歌。我站在碑林中,聽見風聲和嘩嘩作響的樹葉在反復地吟誦著這些詩句:……恍惚間,我有種錯覺,仿佛海子出生在德令哈。

海子詩歌陳列館外的“幻影”

1988年7月,學校暑假期間,海子進藏途中順道來德令哈找他的“姐姐”,尋而未果,加上長途的疲憊與孤寂,他只能借由詩歌表達心中的憂傷和相思:。

就在這一年4月,德令哈剛剛建市,成為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的州府所在地。

這座城市與海子似乎建立了某種神秘的不解之緣。

海子青年驛站,海子花園酒店……一路上,不時見到以海子命名的旅店。

經過詩歌廣場,走到新源路時,天色漸漸暗沉下來,街道兩側的店鋪亮起了燈,我的目光停留在“今夜我在德令哈”的一塊酒吧招牌上。我猶豫著走了進去,酒吧很小,昏暗中只有三名店員在一個卡座內吃晚飯。

路兩側的飯店內人影交錯,我走進一家清真面館。經營面館的是來自西寧的一家人,廚間里伙計們正圍著一口冒著熱氣的鍋揪面片。

我還不想吃東西,只點了一碗自制牦牛酸奶,坐在靠近窗邊的位子,望著窗外的灌木叢和玻璃上的自己。

三年前我曾坐在同樣的位子,盯著店內那個藍色魚缸發呆,吸引我的不是那些游來游去的熱帶觀賞魚,而是水中那只始終無法上岸的烏龜。

通向“今夜我在德令哈”酒吧的樓梯

我扭過頭,魚缸還在,那只烏龜依然如故——四腳用力地在水中掙扎,一次次把頭探出水面。

一個高個兒男人端著一斤切好的醬牛肉,坐到我對面的桌子前。他身高超過1米9,穿件肥大的灰色抓絨外套,方形的臉上架著無框眼鏡。他拿起筷子,仔細夾起撒在牛肉上面的碎蔥花,放入嘴中慢慢咀嚼,他的手指修長。蔥花吃干凈后,他才開始吃第一口牛肉。服務員把一碗面悄聲放在他旁邊,如我所料,他吃完牛肉,才開始吃面,臉上始終帶著篤定的滿足。

就在我準備離開時,對面的男人也站起身,他冷冷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轉身離去。我注意到他的腳上穿著一雙烏亮的軍靴。

我再次漫步街頭。在街道轉彎處的一家按摩店門前,我停下腳步。狹小的房間內,一對盲人男女守著一張白色的空床正在閑聊。他們突然停止說話,把頭轉向我。我站在原地,下意識地沖他們笑了笑。他們神情木然,幾秒鐘后,他們恢復了交談。

面館外抱孩子的女人

夜晚的巴音河披著炫目的燈光,在民族音樂的伴奏下,一面水幕從河水中噴出,青海風情宣傳片在上面影影綽綽地跳閃。幾名游客駐足留影,某一瞬間,他們的身影被夜風吹上岸的水霧隱沒。

天空飄落了幾滴秋雨,沒等打濕地面就停了。

遠處的山腳下,一個摩天輪兀自閃爍著霓虹,變換著流光溢彩的圖案——紫色的蝴蝶、粉色的花朵、黃色的五星……

楊樹林里,響起震耳的爆竹聲——一個男人正在揮舞著鐵鞭,用力抽打黑夜。

海子詩歌陳列館仍燈火斑斕,德令哈的夜晚依舊。

?

Tips:

?德令哈的星空:因為空氣好,能見度高,德令哈是國內觀賞星空的最佳地點之一。早在1982年,中國科學院紫金山天文臺就把青海觀測站設在了這里。

?外星人遺址:位于德令哈市西南四十多公里的白公山,山腳下有三個深6米的不規則三角形巖洞,還有從上至下百余米的鐵管從山間貫穿,由于科學至今不能解釋,被認為是外星人遺址。

網友評論

用戶名:
你的評論:

   
南方人物周刊 2019 第34期 總第612期
出版時間:2019年11月07日
 
?2004-2017 南方人物周刊 版權所有
粵ICP備10217043號
地址:廣東省廣州市廣州大道中289號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人物周刊雜志社
聯系:南方人物周刊新媒體部